女性生活

李宗仁竞选副总统不光是为了与蒋介石争权

发布日期:2022-07-03 06:25   来源:未知   阅读:

  1943年9月,桂系首领李宗仁率领第五战区数十万部队抗击日寇已经6个年头,驾轻就熟、战功赫赫,却突然被蒋介石调任刚刚成立的汉中行营主任,名义上统辖第一、第五、第十三共3个战区,权力看似扩大了3倍,但实际上能够直接指挥的兵力,仅担任行营警卫的1个营罢了。

  因为,此时的第一战区司令是胡宗南,老蒋的头号天子门生;第五战区接任司令的刘峙,更是唯老蒋之命是从;也就第十战区司令还是桂系的李品仙担任,能够听从指挥,却与汉中又远隔千里。抗战胜利后不到1个月,李宗仁总算离开了汉中,调任北平行营主任,负责华北军政事务。

  可惜,这次调入不过是从这个笼子换到了另一个笼子,仍是有职无权的虚职。行政上,没有人事权和财权,蒋介石任命的北平、天津市长,李宗仁都是等人家去拜会自己的时候才知道;军事上,山西省主席阎锡山直接与蒋介石商量,将山西省划出了北平行营管辖范围;山东省主席王耀武兼任第二绥靖区司令,麾下十余万部队根本不知北平行营为何物;热河省被划归杜聿明的东北保安司令部管辖。

  其余的河北、绥远、察哈尔等省倒是归北平行营负责,却又被分为孙连仲第11战区和傅作义第12战区,小事战区司令自己做主,大事直接向蒋介石汇报,处于中间的李宗仁连给卫队批20条步枪都做不了主。1947年10月,李宗仁决定,竞选副总统,离开北平南下。不过,李宗仁离开北平,并不是觊觎副总统的职权,并不是不想再担任虚职,实际上副总统才是全国头号虚职。李宗仁之所以急于离开,是因为他已洞察了解放战争的先机。

  北平行营主任虽然有名无实,但下属各单位报给南京的战报还是照例要抄送一份的,东北、西北等地的真实情况还是能够了解的,加上老搭档白崇禧正在南京担任国防部长,因此李宗仁可以多渠道的掌握全国形势,不像大多数国统区民众那样两眼一抹黑,只能听凭《中央日报》那些造谣专家的摆布。尤其是北平地处华北、东北连接的要津,东北地区的军高级将领要回南京,必定在北平休息或转机;东北保安总司令杜聿明又在北平养病,因此,李宗仁对东北的战局可谓了如指掌。

  当时,全国战局似乎仍是军占优势,延安、临沂、张家口等多座解放区城市均被攻占,但占据这些空城的背后,是上百万军被消灭,大批日械、美械装备被解放军缴获补充。尤其是东北地区,1947年8月原参谋总长陈诚接任东北行辕主任,并代替病重的杜聿明指挥军事行动。在外人看来,陈诚锐意改革,整顿军纪、扩充军备,使得东北的部队迅速从36万扩充到了55万,看似要大有作为。

  但在北平冷眼旁观的李宗仁却忧心忡忡,因为陈诚扩编的20余万部队,其实是东北13个保安区地方武装改编的暂编师,战力孱弱;陈诚又将这些暂编师与精锐部队中的主力师对调,如将新1军新38师调出,搭配两个暂编师组成新7军,结果使得新1军战力大减,新7军也难堪大用。同时,由于陈诚任人唯亲,大肆打压排斥异己,连四平保卫战的功臣、第71军军长陈明仁都被撤职查办,导致军心散乱。

  1948年10月10日,在陕北佳县神泉堡起草并发表了著名的《双十宣言》,分析了当时的国内政治形势,正式提出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口号。在宣言中指出:中国人民解放军,在粉碎蒋介石的进攻之后,现已大举反攻。……北线我军已向中长、北宁两路进击。综合国共两方面的情报,李宗仁清楚地意识到:东北迟早要不保,“东北一旦失守,华北便首当其冲”,而自己手下既无能调之兵,又无能命之将,“万一为共军合围于孤城之内,将何以自处?”

  他想急流勇退,但蒋介石又偏不让他辞职。最后,李宗仁无奈地对政治秘书程思远说:“我并不想拥有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虚名(指副总统),只是想借此摆脱北平行辕主任这个职务。照我看来,东北和华北军事是没有什么希望的,如不早走开,我不知道将来如何得了,不是准备做俘虏,还有什么好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