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咨询

新闻源 财富源

发布日期:2021-09-16 13:39   来源:未知   阅读:

  放眼弱小、低迷的中国保险专业中介领域,成立于2008年的大童于过去的数年中有着为数不少的荣光时刻,而且在保险业调整转型的大背景下,大童近年来也实现了稳定增长。在企业上升冲刺期,创始人团队缘何急流勇退?令人不解,累了、倦了、钝了、惑了?……

  本期我们将刊发关于大童的独家爆料,我们对大童的发展下力气进行了详细梳理,发现她有颇多的创新之处,创造了保险中介的好多个“第一”。本文在写作时以全景描述事实为出发点,虽然少了些以往的麻辣味,但却把一家公司六年的发展历史密码全部解密,把关键的思路、节点和动作逐一剖析,非常值得行业了解和反思。文中虽夹杂了些许赞誉,但不是我们表述的重点,只是在凸显一种反差,引导各位读者深思迷途中的保险中介究竟该怎样前行?

  各位试想,从正面看,如此表现的大童,创始人退位让贤,放心交给70后,岂不是证明了大童的模式几近成功?岂不是给清理整顿中的保险中介指引了一个方向?而从反面看,如此表现的大童,创始人尚知创业如此艰难,那保险中介尤其是代理销售还有谁能扛起大旗?清理整顿中的保险中介迷途暗夜路在何方?

  燥热的秋老虎来袭,《燕梳新青年》再度获悉一则保险业重磅消息,仍然是我们一直关注的高层人事变动。

  8月14日上午,大童保险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童”)召开了“换届”大会,会上正式宣布,董事长林克屏、总裁田朝林、副总裁赵忆洲三位大童创始人将从公司高管岗位上退位,交由四名“70后”高管成员掌舵大童未来发展。同时,大童所有员工均收到一封由林克屏、田朝林、赵忆洲三人共同署名题为“用最深切的爱与责任呵护大童走向美好未来”的邮件。

  据了解,退位后他们都不再担任实际职务,林克屏当名誉董事长,田朝林、赵忆洲担任高级顾问,但仍是大童的股东,也仍保留原有董事席位。“参与大童战略设计、策略厘定、预算规划等关乎公司发展的大政方针,仍将在重大经营决策、考核评价体系、内外发展环境等新的经营班子需要我们支持的相关方面,主动给予全力协助,‘大童人’这三个字是我们一辈子的身份。”三人联名邮件中称。

  放眼弱小、低迷的中国保险专业中介领域,成立于2008年的大童于过去的数年中有着为数不少的荣光时刻,而且在保险业调整转型的大背景下,大童近年来也实现了稳定增长。在企业上升冲刺期,创始人团队缘何急流勇退?令人不解,累了、倦了、钝了、惑了?……

  林克屏、田朝林、赵忆洲是大童创业一代的元老,三人各有所长。董事长林克屏,善谋略,操控大童顶层设计,执掌大童发展方向;总裁田朝林,诗人情怀,营销经验丰富,长期一线指挥大童销售管理;副总裁赵忆洲,多面手,战略规划、后援运营、行政品宣皆为强手。

  公开资料显示,林克屏早年步入仕途,原为湖南省永州市副市长,1997年加盟中国平安,先后出任中国平安寿险综合管理部总经理、平安人寿长沙分公司总经理。2001年,新华保险以“重金”将之请来,先后执掌保费重镇——北京、广州分公司,业绩突出,后被委以重任,成为主管销售和全国机构的新华保险副总裁。

  林克屏在新华保险的职业生涯曾有一插曲。2004年,林克屏去职新华保险,搭档曾任平安人寿上海分公司总经理的梅新筹建合众人寿,拟任总经理,而在合众人寿开业后,林克屏却重返新华保险。

  值得一提的是,其时与林克屏在新华与合众之间同进退的若干人等中恰有田朝林、赵忆洲两员大将。随后又一起创建大童,而今再一起退位,这份始终共进退的志同道合不免令人称羡。

  梳理他们的保险履历,交叉甚多,且三人还有同乡之谊。田朝林曾作为林克屏的副手,与林搭建过新华保险北京分公司的领导班子,这套班底下的新华保险北京分公司新单保费一度超过平安人寿北京分公司。赵忆洲做过新华保险个险部总经理,早年亦曾工作于湖南省政府机关。

  林克屏最终离开新华保险的时间为2008年。这年8月,他决然进入保险中介领域,创建大童保险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成为大型险企高管进入国内保险中介领域的第一人。

  “浸淫寿险营销数年,林克屏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有熟知林克屏的人士告诉笔者,对于寿险营销的体会以及看好中国保险专业中介市场的前景或许是其放弃高位厚禄、投身保险中介行业的原因。

  据了解,大童新一代高管团队分别为董事长兼总裁蒋铭、执行副总裁李晓婧、副总裁郑威、总裁助理张宏坤,四名接班者均为“70后”。蒋铭、李晓婧搭档主抓前线业务销售、郑威分管财务和投资、张宏坤主管后援。其中,蒋铭、李晓婧、张宏坤皆出身新华保险,从大童创建就追随而来,郑威则由股东美国华平推荐入职。

  据大童“换届”大会上流传出来的消息,美国华平亦对大童新的经营班子表示认可,同时认为林克屏等人的退位让贤之举正是对大童未来发展充满信心的表现。而在大童一名机构总看来,在大童迎来平台升级、价值升级的新的发展阶段,将大童向前迅跑的接力棒交给年轻一代,“正是智慧之举”。香港刘伯温马会资料

  从2008年8月成立,到2014年8月退出管理层,整整6年,林克屏等大童“创一代”元老带领创业团队为继任者留下了一个怎样的大童?号称在“创立之初就有完整顶层设计”的大童又走过了一条怎样的“理想实现”之路?

  成立一个月,获得泛华集团注资;成立第二个年头,得到全国首张保险销售牌照,借力监管“产销分离、大中介之路”的中介市场发展思路,早期的大童有着明显的后发优势。

  开业的第二个完整经营年度,2010年大童已然实现了全国布局,省级分支机构16家,地市级分支机构120多家,销售人力近万名,实现寿险期缴业务保费收入3.2亿元,经营收入2.5亿元。不久后,大童跻身保险专业中介行业业务规模和经营收入前三甲之列。

  高效的销售队伍和高价值期缴产品策略是早期大童备受关注的原因之一,甚至得到了监管层的认可。据了解,2010年大童95%以上的业务是长期缴费的高价值寿险业务,且在2011年成为寿险期缴保费规模最大的寿险专业中介公司。保监会发布的《2010年3季度保险中介市场报告》中曾有这样一段线月连续七个季度新单期缴保费和经营收入双双保持60%以上的季度环比增长”。“大童保险2010年9 月份人均产能达到26963元,超过同期全国保险公司人均产能值的2倍”。

  同样也是2010年,大童在第二个经营年度实现净利润2000多万元,打破了保险企业盈利周期“铁律”,刷新了专业保险代理机构的盈利记录。实现了规模、利润,并确认了经营模式的大童在2011年初得到了知名私募的认可,美国华平以4.18亿元接手泛华集团手中的大童股权,并确定了IPO的计划。

  行至2011年下半年,大童遭遇了资本市场熊途漫漫以及国内保险市场低迷的双重窘境,原本定于2013年上半年之前上市的计划不得不暂时搁浅。大童开始调整发展策略,进行制度、队伍和经营转型,全力推进其扁平化组织、高绩效队伍策略,将销售队伍从万余人缩减到3千余人,并逐步整合和裁减分支机构与总部后线人员,大幅降低职场与人力等固定成本。同时改变其分红险为主打的产品结构,快速提升传统保障型业务比重,强化业务品质管控,一系列组合拳助其实现高速增长后的理性回归。

  与此同时,林克屏将关注点投向“大保险、大金融、大中介”的行业浪潮与市场机会上,大童随即推进其“大保险、全金融”战略。林克屏曾公开表示,大童将不断强化为中高端客户群体提供综合保险金融服务的能力,未来几年内,大童将坚持一体两翼策略,在重点发展寿险期缴主营业务的同时,强健其财险多元业务与财富管理业务,其业务收入将逐步占到公司总体经营收入的40%以上。

  在急遽变化的社会背景下,创业一代主动退位让贤,把“世界”交给年轻新一代,本应该是令人欢欣鼓舞的事,可笔者还是隐有忧虑。

  当下的保险中介发展环境已大不同往日,泛鑫高管携款出逃在前,史上最严监管风暴随后而至,保险中介市场可谓风云突变。

  从世纪之交江泰保险经纪成立,保险专业中介开始萌芽,随后得到快速发展。2005年-2007年前后,众合、泛华、明亚、华康等先后获得各路国际知名风投的青睐,加之中英人寿等保险公司大力培育保险中介的助推,一时之间,保险专业中介风头无两,当时的各中介公司领军人亦被媒体赞为“中介五虎将”。至2007年10月底,泛华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成为亚洲中介第一股,2008年林克屏联手泛华董事长胡义南成立第一家全国性保险销售服务公司,高调加入中介领域,保险中介发展达到巅峰时刻。

  此后顺风顺水,直至2013年8月,泛鑫事发,其高管携款出逃并迅速被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旋即被各大媒体推至头条关注,保险中介的发展似乎也被打上了休止符。泛鑫事件的影响到底有多大?不能说完全抹杀了保险专业中介过去十几年的发展成绩,至少确实直接引发了这场带有中介定性性质的全国范围保险中介清理整顿。

  按照前些年非常流行的说法,中国保险业正处于初级发展阶段的初始时期,监管对市场的影响力远远大于成熟市场。保险中介作为中国保险市场市场化程度最高、也最活跃的领域,其发展无疑也和监管的导向有莫大关系。虽然保险专业中介的监管中,也有过50万还是5000万资本金的争议、区域性还是全国性的质疑,但总体来说,监管对保险中介的发展是认可的、支持的,态度也是理解的、开放的,这也均是“保险中介市场必须要坚持市场化发展基调”的体现。正如某监管领导的曾经说法,保险中介过去“烦恼并成长着、九龙老牌图库90tkk,坎坷并前进着、迷茫并收获着”。

  而眼下正如火如荼开展的保险中介清理整顿无疑是对保险中介发展中问题的强调,是对保险中介“坏孩子”的重新定性。当然,对于这场清理整顿,市场是理解的,也是欢迎的,毕竟泛鑫事件暴露出来的风险隐患不容忽视。但短期来看,对根基并不稳固的保险中介的发展势必影响巨大。

  当然,不同发展阶段总有不同的监管目标和手段,都是立足现实对于解决之道的积极探索,在经济形势和社会环境都发生深刻变化的当下,保险中介发展的内生活力和根本模式都需再定位和摸索,非一次整顿即可解决。

  从培育到治理,未来会是什么?运动之后的再发展又该如何推进?棋到中盘的保险中介要怎样再前行?

  而大童“创一代”在此刻选择退位,这或许也是眼下保险中介发展尴尬的一幕……他们的退位对大童当下与未来发展势必产生深远影响,一定意义上也许也会给整个行业带来一股新风。当然,我们乐见一个浪漫主义的保险中介版的“中国合伙人”故事,如果是这样,这无疑是对“市场化程度最高的、最活跃的保险中介市场”的最好注脚。